强者恒强第三百章

2020-01-22  来源:偃师小说阅读网

3
【导读】强者恒强 第三百章:断家老狗无边艳福?赵鹏目光如炬,从观澜身上一扫而过。赵山河与赵无忌言者无心,赵鹏却听者有意。赵鹏此生虽

强者恒强 第三百章:断家老狗

无边艳福?

赵鹏目光如炬,从观澜身上一扫而过。

赵山河与赵无忌言者无心,赵鹏却听者有意。

赵鹏此生虽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尚且未曾经历过男女之事,这并非是赵鹏喜欢清心寡欲,对男女之事没有兴趣,实在是因为他尚且没有正式长大成人,若在身体完全发育好之前,就经历男女之事,对于武道根基,没有半点好处。

比起男女之事,赵鹏更在意自己的武道根基。

可对于男女之事,赵鹏却并不陌生。

甚至,可以说是久在花丛中。

前世赵鹏是地下拳坛的不败神话,周边尽是香车美人,不知邂逅过多少美丽女子,其中自然也少不得男女之事。只不过他虽久在花丛中,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而已。

如今在这武道世间里,赵鹏遇到过诸多风采各异的女子,从小医仙到观澜,再到华音,到长公主苻梦寒,甚至于举世绝伦的殿无双,都是他前世所遇到的女子无法相比的。前世认识的女子再如何倾国倾城,再如何气度不凡,也没有武道世间里这些女子那种无法遮掩的自信……

可以挥手间断树裂石,可以在面对普通人之时以一敌百,这种自信,前世那方天地里,谁人能有?

哪怕是断雨惆,放到前世,必定也是万众瞩目之人。

如今,赵鹏听到赵山河说起男女之事,顺其自然的回转目光,视线凝聚在观澜身上。

这是一个已经完全成熟的女子。

她就像一朵绽放到了极点的玫瑰,放出盛开出了一团让普通人不敢直视的烈火。

前凸后翘。

尤其是胸前伟岸,让普通女子无法企及。

由于武道实力达到了玄门五重天,历经天地雷霆洗礼,雷劫过后身体素质保持在了人生最为巅峰的阶段,身材火辣饱满,却又无一丝赘r。

这种鲜美多汁的水蜜桃,让人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咬一口。

“今年,我已满十五,还有三年……”

赵鹏心念一动,目光从观澜身上移开。

观澜似乎察觉到赵鹏心中想的是什么,耳朵上突然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红,目光不知不觉间就低垂了下去,不敢再看赵鹏的眼睛。

以赵鹏的经历与眼力,只从观澜这一个动作,就看穿了观澜的底细。

“竟然还是个雏儿……”

赵鹏恍然摇了摇头。

雏儿,就是处子的意思。

观澜表面上只有二十几岁,实际上却不知是三十还是四十……

若真有三十四十,尚能保持不破之身,实在难能可贵。

至于三十四十年纪算不算大,对于玄门大宗师来说,算得什么

玄门大宗师最多可以活二百**十岁,与普通人的寿命相比,需要除以三,三四十岁,正相当于普通女子如花似玉的年龄。

若是有朝一日,能闯入圣者之门,寿命更长。

容颜不老,岁月不伤。

若能活到天荒地老海枯石难那一日,寿元永不耗尽,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长生不老……到了那个时候,二十岁与二百岁相比,甚至与二万岁相比,都已经差不了多少。

前方传来吱呀一声。

紧闭的断家大门,终于打开。

门内大院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显然被人刚刚整理了一番,至于院内铺满石头的道路上,则覆盖了一层崭新的地毯。

地毯两边,甚至摆了一个个花盆。

盆中鲜花灿烂,开得姹紫嫣红。

一个满头白发老态龙钟的人,出现在门内,朝着赵鹏施了一个大礼,高呼道:“老仆断福,恭迎姑爷进门,姑爷久等了。”

姑爷?

断家大小姐断雨惆嫁出去之后,她所嫁的夫婿,才是断家的姑爷。

这个名作断福,老态龙钟的老人家,明显是断家管家一类的人物,竟然把赵鹏称作姑爷。只从这一声“姑爷”而言,断家的态度已经是不言而喻,而断家的脸皮厚度,也再一次肆无忌惮的让门外赵家之人与诸多世家之人见识了一次。

“姑爷这两个字,也是你叫的?”

赵山河神色勃然大怒,他早已对断家数次毁婚又数次结亲之事十分厌恶,如今姑爷二字一出,赵山河更是心中恶心至极,直接就骂道:“再唧唧歪歪乱喊乱叫,老子拆了你们断家这座狗窝!”

赵鹏眼神平静,朝赵山河微微摇头,“山河叔,稍安勿躁。”

赵鹏没有发怒,却将断福惊得脸色一白。若是赵鹏大发雷霆,或许只将断家唾弃一番,最后还会给断家一条活路。若赵鹏一直这样神态平静,也许是因为赵鹏已经下定决心要灭杀断家,所以连怒火都懒得发泄了……

断福心中忐忑,目光从门外之人身上一扫而过。

当他看到了跟随在赵鹏身边的义亲王之时,突然就想明白该如何称呼赵鹏了。

“鹏公子请……”

断福卑躬弯腰,站在门侧,将手臂朝红毯之处一引。

赵鹏只淡然扫视此人一眼,却不进门。

“断福!你只是区区一个管家,仆役鹰犬一半的人物,有何资格在此处迎接鹏兄?”

嵩江突然冲到了赵鹏身边数尺之外,指着那断家的管家,声色俱厉,满口怒火,“让断家老谋子赶紧出来,亲自在此处迎接鹏兄!”

断福神色一愕,满是怨毒的目光从嵩江脸上一扫而过。

以此目光而言,这目露凶光的管家,也不是一个什么良善之辈。

赵鹏依旧沉默不语。

“让老谋子速速出来恭迎鹏兄!”

绝慎狠狠的盯着嵩江的背影看了看,疾步走到嵩江身前,指着断福,以一种十分暴怒的语气,说道:“我鹏兄是何许人物?就连玄门大宗师,在我鹏兄面前,也不过是土j瓦狗一样,一敲就碎。今日我鹏兄来你断家拜访,已是让你断家蓬荜生辉,可你断家却还高高在上,只让你这么一条老狗,出门迎接。鹏兄乃是天大的贵客,休说是在我中土七国,他不论去那个皇室拜访,于情于理都得让帝王亲自迎接,哪怕是去了东土大唐,也是举世瞩目的尊贵客人,你断家算什么东西,竟敢在鹏兄面前如此无礼?”

这两人如此一说,不远处各方武道世家之人,纷纷反应了过来。

于是,众人争先恐后的开口唾骂,为赵鹏抱打不平。

“让老谋子滚出来!”

“什么老谋子,老狗而已,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老狗子你若再不滚出来,就别怪我们抱打不平,替赵家出头,灭了你断家!”

“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拿腔拿调,简直不知死活。莫非断家老狗还真的认为,赵鹏来他们断家,是为了死皮赖脸做他们家姑爷而来?”

一时间,唾骂之声不绝于耳。

由于周遭围观之人越来越多,众人说话的声音也就越来越高,就怕自己声音低了小了,会让赵鹏听不到。

绝慎与嵩江二人知道,远处那些大喊大叫之人为何会如此热情。归根到底,他们就是为了在赵鹏面前露露脸。

“这等各方世家之人,果真是家世底蕴十分深厚。别的不说,单论这见风使舵的水平,这等墙倒众人推的手段,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赵山河凑到赵鹏身边,十分不屑的看了看周遭之人,眼神里满是鄙夷,说道:“这些人在我赵家没落之时,一个个不把我赵家放在眼里,若非我赵家二十年一次的燧天取火,能助长武道中人修炼武技、秘法的资质,而且燧天取火光柱大门只有我赵家能打开,只怕这些武道世家早就将我赵家灭了,占了我赵家的大院。事到如今,这些人知道我赵家崛起已经无法阻挡,一个个见风使舵,想要攀附我赵家,真是不知廉耻!”

这一席话语,声音不算大,远处那些群情激昂的各方之人处于喧闹杂音当中,听不到赵山河的话语,可位于不远处的绝慎与嵩江,好歹也有着武者七八重的实力,耳聪目明,听力极佳,自然将赵山河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听了之后,神色微微一变,片刻之后,立即就恢复正常,仿佛什么话都没有听到。

果真不愧是世家子弟,不会是青云帝都四大世家的嫡系子弟,这等城府与修养,非寻常人可以与之相比。

义亲王则不言不语,将周围人的行径,以及赵家之人的反应看在眼中,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唯独赵鹏,神色如常。

不过,却有一丝清冽如酒泉般的杀机,渐渐从赵鹏瞳孔深处涌了出来。

他已动了杀念。

威海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亳州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月经不调而且腰酸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