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保镖第119章

2020-02-20  来源:偃师小说阅读网

0
【导读】最强保镖 第119章:不笨的琴棋85_85795喝多了diǎn酒的宁惜雨做出冲动事之后,已经来不及后悔了,摸也摸了,亲也亲了,最后自己

最强保镖 第119章:不笨的琴棋

85_85795喝多了diǎn酒的宁惜雨做出冲动事之后,已经来不及后悔了,摸也摸了,亲也亲了,最后自己二十多年未被人碰过的私货还让他又是亵玩又是吮吸了好半天……

何洛眼看时间不早了,也就开着车到夜色酒吧去等李琴棋,把车停下,就有浓妆艳抹的女人开始上来搭讪了。

毕竟何洛还是有气质,也像个有钱人,这些常年混迹在夜场里的女人都已经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并不认为这辆车不是他自己的,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虽然何洛也能买得起这样的车,甚至比这更好更豪华的车……从变相的角度来説,这些女人也的确是有眼光的,不论怎么説,这车虽不是何洛的,但他的确是个有钱人。

何洛对着这女人很礼貌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在等我的女朋友呢,不能带你去。”

这女人愣了一下,然后就看到李琴棋从酒吧里出来,向着何洛走了过来,也只能自惭形秽地走开了。

李琴棋看到何洛后不由一笑,道:“又来等我下班啊?”

何洛diǎn了diǎn头道:“是啊!咱们去吃diǎn宵夜吧,我的肚子有diǎn饿了呢,我请客,怎么样?”

李琴棋自然而然就挽上了他的手臂,笑道:“好啊?不过,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啊?”

何洛耸了耸肩,道:“大概是看到我开着奔驰,所以想找我搭讪来的,我没搭理她。”

李琴棋笑道:“那证明你也算有魅力啊,为啥不搭理人家呢?”

何洛反问道:“为了一朵野花放弃一朵极品的兰花么?”

李琴棋被他这么变相地夸奖,心里不由得意,也颇为开心,道:“算你会説话啦!走,我带你去吃xiǎo龙虾去,那家的xiǎo龙虾可好吃了。”

两人上了车,何洛就让李琴棋指路,开着车过去,在路边的停车位上停下。

叫了二十只xiǎo龙虾,然后要了一些烤串和零食之类的。

“需不需要啤酒?”老板跟李琴棋似乎也算是面熟了。

“不用了!”李琴棋很干脆地拒绝,她不许何洛喝酒,自己在酒吧里每天都要喝上一些,现在可不想再喝了。

别人找她来diǎn酒,她当然要陪着喝两杯表示一下感谢,这是相互给面子的事情,一种社交。

看到李琴棋托着下巴打量着自己,何洛心里这个时候难免想一下还好宁惜雨那萌妹是从不化妆的,不然涂着口红或者唇膏,那可就有diǎn麻烦了。

等着老板把宵夜端上来后,李琴棋拿起筷子来就夹了一只放到自己的碗里来,对何洛道:“你尝尝,我以前吃宵夜就是来这里,他们家的xiǎo龙虾味道可好了。”

何洛试着吃了一只,觉得味道还真不错,于是就跟着李琴棋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在学校里那个曾伟奇没再来找你麻烦吧?”何洛问着。

“没有,上次你给他吓破了胆了,见着我都绕路走。”李琴棋笑道。

上次在天南大学里闹出这种事情来,曾伟奇被吓破胆了,而且曾大壮也让顾云海给收拾了一顿,知道何洛不是一般人,当然也就不敢再闹事了。顾云海为了何洛当面跟他撕破脸,显然就证明着何洛的来头不xiǎo!曾大壮是商人,儿子虽然被折腾得没了脸,但要找回这个场子,多少有些得不偿失,到时候刺刀见红,拼得要死要活,又有什么用?

何洛哦了一声,道:“那就好,学校里要是有谁敢再找你的麻烦,记得告诉我,我来帮你收拾他们。”

李琴棋浅笑道:“这不用了,你把曾伟奇折腾得这么惨,学校的人已经知道你的厉害了,哪里还敢来再欺负我?”

何洛diǎn着头,道:“这倒也是,我这么厉害的人物,他们听到我的名字都得抖三抖。”

李琴棋忍不住拍了他一下,这家伙还真是有够臭美的。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也是怡然得很,李琴棋今天下班算是比较早,所以也就不急着回去,跟何洛慢慢吃着这美味的宵夜,时而会问一问他当保镖的事情,而何洛也是挑着一些有趣的来説,危险的事情就按下了,免得让她为自己担心。

吃饱了肚子,李琴棋提议先走走再回去,何洛就道:“先把车开回去,然后咱们再在周围转转。”

把车开到了楼下停好,然后他牵着李琴棋的xiǎo手就跟她在附近散步,好消化一下肚子里的食物。

李琴棋道:“就快放假了,等我回家那几天你不准吃泡面,不准喝酒,不准一天抽超过一包烟!要是让我发现了,哼哼,你就自求多福吧。”

何洛问道:“那我吃什么?”

李琴棋翻着白眼道:“我哪知道你吃什么?自己做呗!要是实在不会做,就打给我,我在里教你怎么做!我大概也就在那边停留个一两个星期,然后就回来上班,离了我你还真得饿死啊?”

何洛认真地diǎn头道:“那肯定要饿死啊!没人给我做早餐,没人给我弄晚饭,没人给我做宵夜,也没人帮我洗衣服和打扫房间。我简直就是要死的节奏啊,你怎么能舍得我一个人呐?”

李琴棋看他説得苦逼,不由噗哧一笑,感觉有些累了,转到他身后一跳,就跳到了他的背后,何洛顺势将她的大腿搂住,把她给背了起来。

“嗯……你説以后我是在天南发展呢?还是回家去发展呢?”李琴棋揶揄着説道。

“我不知道!”何洛瓮声瓮气地説道,“想去哪里去哪里!”

李琴棋把脑袋枕在了他的肩膀上,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没那么重要,没人愿意留我。”

何洛却笑道:“我当然是想你留在天南的,不过还得看你自己来选择,我也不好做出太多干预不是?不过,只要是你选择的,我都会支持你的。如果不是琴棋,我现在的生活或许还一塌糊涂呢,琴棋是我最重要的人。”

李琴棋在他耳边轻声説着:“听到你这么説,我很开心啊!呼呼!赶紧背着我回家,我要睡觉觉啦!”

何洛眼珠子一转,道:“一起?!”

李琴棋却拧了一下他的耳朵,道:“做梦呢!你这脑袋一天天的装着这些龌龊思想,真想把你脑袋劈开来好好清理一下。”

何洛只是笑道:“就像那天一样抱着你睡而已,不做别的。”

李琴棋哼了一声,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温柔道:“会有机会的……不过,你要自己把握。”

深夜,何洛背着李琴棋在这里闲逛了大约有二十多分钟,然后才背着她回去。

李琴棋开门进了屋,眨着眼道:“晚安,明天早上我过来给你做早餐。”

何洛diǎndiǎn头,打开自己屋的门,道:“晚安。”

李琴棋回到屋里洗了个澡后就困了,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于是翻个身,盖好了被子,默默把脖子上的项链从怀里扯了出来,闭着眼睛把那颗子弹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

“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她想着,何洛为她所做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爱情要走下去并不容易,李琴棋又忍不住想着,需要一些容忍与谦让,还有重要的时间。

“脚踩两条船的混蛋!要不是看你把这条项链给我了,我肯定都不再认识你!”李琴棋默默想着,有些委屈地嘟囔出这么一句话来,她也在等,等着何洛做出一个选择了,她相信那个选择会是自己,也正如林韵芝相信何洛选择的会是她一样。

李琴棋不是个笨女孩,虽然何洛竭力隐瞒了一些东西,但她却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

三诺和罗氏血糖仪哪个好
内蒙古诊治白斑病医院
武汉博仕医院网上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