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仙记 第1039章还可自由

2020-02-19  来源:偃师小说阅读网

0
【导读】虐仙记 第1039章还可自由这之间的种种遇合,非人力可以控制,似乎是明明苍天之间的一种劫数,但是薛冲总算是熬过来了,他还没有死,现在还

虐仙记 第1039章还可自由

这之间的种种遇合,非人力可以控制,似乎是明明苍天之间的一种劫数,但是薛冲总算是熬过来了,他还没有死,现在还争取到谈判的机会。

薛冲并没有首先开口,自己占据有利位置的时候,通常都要足够的沉得住气,他在等待余飞龙首先忍不住。

余飞龙在冷笑:“小子,我给你谈判的机会已经是难得,想不到你还想得到更大的利益,根本就是休想,我们最好不要斗什么心机,否则的话鱼死破,我不过是牺牲数万年的经营,照样可以东山再起,而你就是死路一条。”

薛冲冷笑,你终于还是沉不住气,当下不紧不慢的说道:“时机,对于我们而言,并不能一概而论,假如真的鱼死破,我有心灵力,未必会死,而你,恐怕不仅仅是遭受仙界的追杀那么简单,也许你会陷入玄穹玉帝的围剿而提前身死道消,你纵然厉害,但是你总得承认,面对仙界大军的时候,你依然有很大的可能会死?玄穹玉帝以前无法奈何你,但是这么多年之后,你能保证他没有找到制服你的办法?说到底,余飞龙,你不过是一介仙界的逃犯,一旦被抓住,一样要在照妖台上正法示众?”

余飞龙的心跳了几跳,薛冲的话正是说到了他的心里去。事实上的确是如此,以前我之所以能够逃避玄穹的追杀,也许是因为当时玄穹并没有想好对付我的办法。

“可笑!”余飞龙冷笑连连,“若是玄穹老儿真的有你说的那样厉害,我现在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薛冲心中冷笑,这是余飞龙故意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理会,只是说道:“我想要为你建功立业,想要阁下从此相信我,以后让我成为一名仙人。”

“什么?”余飞龙的眼中显现出青黑色的黑火,就像是看到世界末日也没有这样吃惊,“你说你居然愿意为我效力?”这使得他的心中充满了狂喜。

凭借一种直觉,他知道这是一件十分有利的事情,也许薛冲将来对于自己的作用,要远远的大于自己现在的分身,薛冲的身上,似乎又一种强大的气运。

“是的。首先就是要圣皇您相信我,可以确保我的安全。”

“这一点不难办到,你是我在世上所见到的高手之中最特殊的一位,我现在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你,只要你肯听我的话,我就一定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并且让你成为仙人。”

薛冲摇头:“圣皇阁下,我要的并不是你这种口头上的承诺,我想要你答应我在你前往仙界之前都一直让我掌握柳千红的生死,因为她是我活命的本钱,我绝不能失去她。这个请你放心,我绝不会要她的命,也绝不会伤害她,因为我还得靠她来保全我自己的命。我所说的和圣皇您的合作是指的你若是有什么不宜自己完成的事情,可以交给小的我去办,我只是想得到酬劳而已;而且,我想成仙,却不是希望用你给我的天意气运成仙,我想自己成就自己的仙道,也请圣皇到时候不要阻挠我获得一点点晋升的天意气运,这就是我和您合作的意思。”

余飞龙在刹那之间明白啦:“小子,我算是明白了你的意思,你还是信任不过我,你说你要投效于我,不过是一个噱头而已。”

薛冲就十分郑重的道:“小的为圣皇效劳的心思绝无虚言,只要将来有用得着我薛冲的地方,尽管吩咐就是。”

余飞龙心中暗暗恼怒,心中想的却是,这一次就让薛冲得意一下又何妨,待自己等待的时机一到,立即就杀了薛冲,这种全身心机密布的家伙,还是不要和他谈什么合作,也不要和他谈什么交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激怒薛冲,否则的话,这小子临死之前濒死一击不说,天庭还铁定知道自己就在仙界的事情,却使得自己前功尽弃。

当下余飞龙鼻孔之中冷冷的哼了一声:“好,我就暂且相信你一次。我让你带着柳千红离开地底府邸,你做你的洪夏大陆始皇帝,风光无限,我做我的买卖,大家互不相干,等到我绝顶夺取洪夏大陆气运的时候,肯定会第一时间知会你,让你分一杯羹,成就仙人大业,我还期待着你成为仙人之后真的为我效力呢!”

薛冲的脸上露出赞赏的神色:“我就知道阁下乃是真正的高手,快人快语,小的期待着为圣皇您效力的一天,您一定可以带领你的大军在仙界打出一片天地。”

这句略显有点露骨的高帽使得余飞龙转眼之间忘记了薛冲的可恶,说道:“多谢你吉言,我最后只想嘱咐你一句,你的小命只有一条。若是你敢于向仙界泄漏消息,即使是一丝,我下在你身上的天谶之咒就一定第一时间知道,到时候,我会立即杀了你,相信我有这能耐吧?”

“相信。”薛冲十分虔诚的点头,“这就是我们这次谈判的中心。圣皇您要的是自己在洪夏大陆的消息不要传递到仙界之中,我想要圣皇您给我的是活命的机会。一旦我们之中有谁率先不守规矩,我们在知道之后的第一时间,都会做出鱼死破的决定。我一旦违背约定,你可以第一时间杀了我,而你要是违背约定,我会利用柳千红第一时间泄漏你的行踪,你也知道的,我的心灵力既然可以制服柳千红,也一定可以泄漏你的消息?”

薛冲的这番话,等于是将这次谈判的要点再陈述了一遍,其中对双方的利害关系更是做出了强调,算是一次真正成功的谈判,双方各自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不错。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现在可以走啦!”

余飞龙眼中黑褐色的光芒在闪烁,目送着薛冲走了出去。很显然,余飞龙的真身亲自出手,还必须使用谈判的方式才能暂时的保全自己的计划,这对他而言是一种耻辱!

当薛冲完全的离开地底府邸的仙阵笼罩的时候,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余飞龙的真身滚倒在地,捂着自己的脸颊,满地乱滚,口中高呼“圣皇饶命。”

余飞龙看着自己的分身,无比沉重的说道:“你难道并不知道,薛冲修炼的心灵力是何等伟大的一门功夫,你为什么并没有事先的告诉我?”

他的分身就跪在地下说道:“圣皇息怒,您仔细想想,小的早已经禀告了薛冲具备这样的本事,可是那个时候小的也不知道他身上的心灵力原来有这样大的功效,是小的疏于职守,请圣皇责罚。”

“起来吧!以后务必要更加小心!”余飞龙的真身也是做做样子,其实今天的局面,他亲自出手,居然没有斩杀到薛冲,也可算是一个巨大的耻辱。可是从这一点上来看,薛冲的心灵力的确是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自己的分身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吃了亏,其实也不算是他的失职。

从薛冲的能力看来,他既然可以用本身的力量强行撕裂仙阵,这就足够说明薛冲心灵力力量之强大。当然,地底府邸之中的仙阵虽然是货真价实的仙阵,但是因为仅仅使用九天甘露作为催动阵法的能源,并不能和仙界之中强悍的能源相提并论,薛冲撕裂阵法,虽然是不错的力量,但是在余飞龙的真身看来,也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此时的余飞龙真身恼怒的还有自己,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在关键时刻的当机立断,制住了柳千红,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是为薛冲做了嫁衣,让他得以活命。本来,柳千红来催动阵法擒拿薛冲,乃是给了自己瞒天过海,欺瞒仙界的最好的护身符,可是薛冲最终还是抓住几乎是唯一的活命的机会,逼迫自己和他谈判,最终保命。

所以现在心中最难受的其实是余飞龙的真身,他不由得在心中喃喃自语:“我一直都看不起薛冲这个跳梁小丑,不仅如此,我更看不起凡尘之中的每一人,觉得他们都是我可以随意摆布的棋子,可是今天薛冲好好的给了我一个教训!”

――――――――

薛冲的心中充满了希望,在确信自己已经完全的离开了地底府邸之后,忍不住引吭高歌,歌词曰:“天为青兮地为黄,九死一生兮复人寰,天大地大兮我为狂!”

歌唱之后,薛冲随风而舞,感受着这种险死还生的畅快感觉,因为谁都明白,薛冲这次能够活下来有多么艰难。

这一次面对的人比以往面对的所有人都要强十倍,百倍,当余飞龙的真身即将向自己动手的刹那之间,薛冲甚至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最终,薛冲还是奇迹一般的活了下来。

“现在回想起来,除了这一个可以保全自己的方法,我还是想不出当时还有什么可以救我的命?”薛冲心有余悸的说道。

老龙不屑的一笑:“小子,这你就是大大的错啦,你当时有机会逃出了地底府邸之中的仙阵,为什么不将自己的心灵力发挥到巅峰的状态,选择一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

薛冲惊讶的问老龙:“你以为我躲起来就可以免去灾祸?”

“难道,你现在的心灵力达到了元胎的恐怖层次,他还可以察觉你的下落?”

“我并不知道。”薛冲略微带点迷惘的说道,“若是换了其他人,我相信我不用将自己的心灵力晋升到元胎的层次,只需要保持在临仙的层次,已经足够可以躲过他们的任何追查,可是余飞龙,余飞龙真的是一个奇怪的高手,当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真身的时候,我的心中就升起一种完全被他窥视的感觉,我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后悔,后悔我当初不该接受余飞龙分身的无极魔珠,虽然我当时察觉不对,反而将无极魔珠送给了林慕白,但是似乎我生命之中的一种气息已经被余飞龙的分身吸取,这就给了余飞龙在我身上施展天谶之咒的机会。我想,在我的心灵力还没有修炼到第十重不朽境界的时候,我恐怕都难以逃脱此人的感应。”

“什么?”老龙惊跳起来,“这样说来,你以后都一直要处在他的威胁之中?”

薛冲就有点无奈的点头:“想来的确是如此!如果我身上没有足以制衡他的方法,他就随时都可能找到我,杀了我,我没有逃脱的可能。”

“这可怎么办?”老龙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自己的命运随时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这种感觉真正的难受。

薛冲就看着虚无的苍穹,天空之中繁星闪烁,美丽无比:“我坚信,世上再强的人都有漏洞,余飞龙想必也是有漏洞的,比如柳千红。这一次若不是抓住柳千红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就是彻底的完啦。”

老龙的声音略微的缓和了一点:“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他和玄穹玉帝有仇,这也是他的漏洞。”

“不错,这是他最大的漏洞。我无意之中制住了柳千红之后,从她的记忆之中搜寻到许多有用的东西,她本来是仙界出名的美女,交接的人无数,知道的东西也不少,这正是我想要的。”

“那你发现了余飞龙还有什么漏洞吗?”

“余飞龙的真身还有一个漏洞就是喜欢女色。”

老龙怪叫起来:“怪不得,余飞龙的分身那样好色,原来他的真身也是一丘之貉。”

薛冲就淡淡的说道:“正是如此,这就叫一脉相承。你放心,余飞龙的真身之所以随时可以威胁到我的生死,是因为他曾经得到我的气息,本命气息,所以可以使用天谶之咒来随时追寻我的下落,天谶之咒是一门伟大的绝学,似乎和玄穹玉帝手中的天机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是一旦我得到余飞龙真身身上一滴鲜血,一滴本命鲜血,我就从此可以自由的生活,不再受到他的威胁!”

“这不可能吧?你连余飞龙的分身都无法靠近,更何况靠近他的真身?”

薛冲摇头,眼神坚定:“世上越是艰难的事情,就越有人去做,因为,一旦成功之后,得到的利益就越大。如果成功,我就可以从此逍遥自在!”(未完待续。)

乌鲁木齐男科医院哪家好
吃什么减肥药效果最好
脑动脉硬化吃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