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弦月带走了孤寂夜空的星辰

2020-03-29  来源:偃师小说阅读网

0
【导读】下弦月带走了孤寂夜空的星辰,雾霭纵横天穹,山岳大地伸手不见五指。碧水湾高档住宅区七号别墅的客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的光线,直刺得夜幕生痛
下弦月带走了孤寂夜空的星辰,雾霭纵横天穹,山岳大地伸手不见五指。
碧水湾高档住宅区七号别墅的客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的光线,直刺得夜幕生痛。
柴倩将只知重复“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话筒,气呼呼地扔在桌上,转身冲着茶几上的一套高档茶具,挥手一拂,“咣咣”的声音随着碎片散落一地。
“倩,别生气了。你也知道川子应酬多。估计又喝醉了,倒在哪个旮旯角角睡着了吧。”婆婆听见声响,从卧室出来,劝着柴倩。
“妈,你怎么还护着他。这都大半夜了,还不见人,指不定又躺到那贱人的被窝子里了。”柴倩哭泣道。
“嗨,你们呀,为啥就不能消省些……”婆婆叹息道。
“妈……”柴倩刚开口,“啦啦啦——”手机彩铃声骤然响起,打断了她欲说的话;看着茶几上的手机,赌着气,就不接听。
婆婆摇着头,无奈拿起手机,掀开机盖,问:“谁呀?”
“妈,我被绑架了。快叫柴倩救我!”手机里传出刘川急促惊恐的声音;夜深人静,恐慌的声音尤其明晰,瞬间充斥了客厅的每个角落。
“刘川——”柴倩急忙抢过电话,刚叫道,便听电话里,刘川“哎哟”地叫唤起来;接着一个男人说道:“听好了,刘川现在我们手上。赶快准备50万美金赎人。不许报警。否则,立马撕票。”
“刘川!刘川!”柴倩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无奈电话那端已关机。
柴倩无力地关上电话,稍后又迅速打开手机,嘴里喃喃道:“报警!报警!赶快报警!”
惊呆一旁的婆婆,听到“报警”立马醒过神来,一把夺下柴倩手中的电话,说:“不能报警。不能报警呀,你一报警,川子就没命了!”
“可是,我们哪来的美金呢。”柴倩哭说道。
“就是房子卖了,砸锅卖铁也要救川子的命呀!”婆婆也哭泣道。
柴倩一把抱住婆婆:“妈,我听你的。马上去想办法筹钱。”似乎一下便忘记了十多分钟前的怨恨和骂骂咧咧。毕竟人命关天;而且还是自己相伴数载的老公,身陷险境;尽管有些疙疙瘩瘩、磕磕碰碰,怎能不暂时放下前嫌,救人于水火。

(二)
柴倩立即着手清理自己手头的债券、股票、存款等能变现的资产,加在一起有二百多万。大致算了下绑匪要求的50万美元赎金,应值人民币 00余万;除了手头里的,还差百多万。柴倩紧急思索着解决方法。
天一亮,柴倩便给自己的投资经理蒋志德打电话,让他一上班就将她户头上的债券股票全部卖出变现;并请他帮忙赶紧兑换50万美金。随后,又给公司财务老陈打电话,问他公司帐上能支取的资金有多少;老陈说,估计有50万左右。柴倩告诉老陈,无论想什么办法,今天之内一定要凑足100万现金。
眼见快八点钟了,柴倩顾不上吃早餐,急急忙忙驾车去银行取现金;银行的运钞车未到,营业厅没有大笔的现金储备;只能等,耐下性子,等到取出现金已九点多了。柴倩又火烧火燎地赶到蒋志德处,蒋志德已抛出债券和股票,一边着手处理变现手续,一边问柴倩,啥事这么急,需要这么大笔的资金,而且还要美金。柴倩说,我老公被绑架了,这是绑匪要求的赎金。说着将从银行取出的现金,一并交给蒋志德,吩咐他尽快想办法兑换成美金并注意保密,暂时不能走漏风声。
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公司,找到老陈,问他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老陈一边从帐面上查寻可以动用的资金,一边说刘总曾交待过,动用大笔资金得有他的亲口指示。言下之意询问柴倩调用资金的原因。柴倩也顾不上与老陈争执,直接说明了原由,老陈一听,惊出一身冷汗,急忙说,拨拉拨拉所有帐面上的结余款和应结款,可以凑足100万。柴倩让老陈最好在中午前将100万提现,随后她还要去找渠道兑换成美金。
怀揣着提心吊胆的心情,匆匆忙忙地熬过了十多个小时,到下午六点钟以前,终于凑足准备好了绑匪所要的50万美金。柴倩提着美金,疲惫地回到家里,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绑匪的电话。
为了等待绑匪的电话,柴倩没敢睡觉,深怕自己睡熟错过了绑匪的电话;又怕手机待机时间长了断电,急忙找来充电器连接好手机放在茶几上,开始焦急地等待。柴倩人座在沙发上,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茶几上的电话;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渴望电话铃声的响起。这般的渴望期望,这般的焦心等待,是很够折磨掉人的心智的。
可是,等了一晚上绑匪却没有来电话。柴倩哪也不敢去,啥也不敢做,唯一能干的就是继续守候在电话旁。又是一整天,吃不下任何东西,甚至连水都喝不下了,电话就是不响!绑匪仿佛从人间蒸发了般。柴倩熬不住了,几次想到报警算了,让警察去调查,或许会有些希望。但同样处于焦灼难安的婆婆坚决反对报警,害怕如绑匪所说,报警就撕票;不就害死了儿子。所以,婆婆力劝柴倩打消报警的念头。
婆媳俩在惶恐不安中继续等待绑匪电话。
“啦啦啦——”手机彩铃声又一次骤然响起,柴倩一怔,这个等待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电话终于来了,随即抓起手机,掀开机盖就传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钱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柴倩急忙答道。
“明天早上七点钟,你带上钱赶到州城,在西二环路财干校门前等我电话。”男人道。
“我要与刘川说话……”柴倩话没说完,那头就关机了。
总算有眉目了。婆媳俩揪紧的心,总算稍稍松了一下。婆婆看时间已是下午快六点了,就劝柴倩:“倩,你一天多都没吃东西了;我让秦嫂给你熬了些莲子粥,你赶紧去喝点,再好好休息下,明天才有力气去赎川子。”

(三)
柴倩点头答应着,起身先去了卧室,片刻后来到餐厅,秦嫂已盛好了莲子粥摆放在餐桌上;柴倩慢慢地喝着粥,想着明天的事。
“嘟、嘟、嘟”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柴倩掀出短信,只见写道:“立即带钱去体育馆广场,等待下一步指示。”柴倩看完,一下便呆了,心想这绑匪咋又改主意了?尽管有些怀疑,但想与这绑匪也无理可讲。便给婆婆说了短信消息,婆婆一听,急着催柴倩快去。
柴倩驾车出门,天色已经黑糊糊的了,到了体育馆广场,灯火已将广场照得五彩缤纷,休闲的市民在广场悠闲地跳着健身舞。柴倩坐在车里,等待绑匪的下一步指示。不一会,短信又来了:“去汇通超市。”
柴倩又急忙赶到汇通超市门前。可是,到了后,绑匪却又一直没了消息。又等了约一个小时,绑匪才又来短信:“去城东立交桥,上二环道。到后,出来站在桥栏边。”
柴倩又急忙赶到城东立交桥,在桥中央靠边停好车,从车上出来,站在桥栏旁。不一会,短信又来了:“将钱扔下桥。”
柴倩赶快返回车里,提出装有50万美金的旅行袋,扔下桥去。这时,只见桥下一环道上快速驶来一辆红色轿车,停在旅行袋旁,车门打开,伸出一只手将旅行袋拎起拽进驾驶室,立马起步一溜烟地跑了。在从红色轿车伸出手来的瞬间,柴倩注意到随手侧身出来的披着一头长发的半个面孔;尽管相隔距离较远,灯光又很暗淡,但柴倩还是隐隐约约觉得这半张面孔似曾相识,可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了。
正想着,又来短信了:“去火车站接人。”柴倩打断思索,急忙赶到火车站去接刘川。可到了火车站,找了个里朝天,也不见刘川的踪影。一遍没找到再找二遍,仍就没有刘川的影子。柴倩又急忙按绑匪短信的号码打过去,对方已关机。这下,柴倩慌了,手握着手机,来回摇动着,不知该怎么办。忽然,她想到这个短信号码与前两次绑匪打来的电话号码,似乎不是同一个号;又急忙翻出绑匪前两次来电话的号码拨过去,系统回复仍然是关机。
50万美金钱给了,却依然不知刘川下落。柴倩沮丧着回到家。
婆婆见柴倩回来,急忙问刘川呢?柴倩说了经过,婆婆一下就晕了过去。柴倩急忙喊秦嫂过来帮忙,两人七手八脚好不容易将婆婆弄上床去休息。
本已经有些许轻松的柴倩,面对越来越复杂的情况,顿时没了主意。只得不断安慰自己,绑匪既然拿到了钱,就没撕票的必要了,应该可能会放人吧。想到绑匪后一次电话指定的是去州城西二环路财干校,猜想会不会是刘川被关在州城;绑匪在这里收钱已是快十点了,再通知州城放人,刘川出来也没班车回来了。看来,只有寄希望看刘川明天能不能回来。
强提精神在惊吓恐慌焦虑中熬了四五十个小时的柴倩,实在坚持不下了,枕着床头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啦啦啦——”手机彩铃慑魂刺耳的声音又一次骤然响起,柴倩一个激棱醒来,拿起手机,又传出那男人的声音:“到财干校没有?”
柴倩一愣,说:“昨晚不是将钱给你们了吗。为啥说话不算数?刘川到现在都没回来。”
电话那头也一怔,随既恶狠狠地道:“你发什么神经?不想要刘川的命啦!少耍花招,赶快来州城。否则,别怪我撕票。”
“昨晚……”柴倩话未说完,男人又挂了电话。
柴倩这下彻底懵了,听男人说话的口气,不象收了钱的样子。莫非,是谁趁火打劫了这50万美金?柴倩越想越害怕,顾不了婆婆的反对,立即报了警。
案情重大,刑侦大队干警在队长丁少伟率领下,迅速赶到别墅。柴倩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一滴不漏地向丁少伟作了介绍,并将手机交给丁少伟。
丁少伟与同来的干警认真仔细对案情进行了反复分析推敲,认为绑匪再来电话的可能性极大,便迅速作出了部暑。
丁少伟一边让干警教柴倩一会接听绑匪电话如何楚辞、拖延时间;一边迅速向领导汇报案情,请求联系州城警方协助上技术手段,监听追踪柴倩手机上男人和短信涉及的两个电话号码。
干警们也忙前忙后,安装监控录音设备、调试语音跟踪仪、声波还原处理仪等;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绑匪再次来电话。
不出所料,不一会,绑匪果然再次打来电话。丁少伟握住手机,示意干警们各就各位,做好技术准备,然后将手机交给柴倩。
柴倩掀开机盖,电话就传出男人嗡声嗡气的声音:“你到没有?”
“你们到底讲不讲信用。我昨晚按你们短信要求,已经在城东立交桥上将50万美金扔给你们了。为什么,还要我去州城?匪也要有匪道呢,你钱都收了,为啥还不放人?还想骗我去州城。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如果,将我我逼得实在没办法,那我就只好报警了……”柴倩一口气对着话孔吼道。
“你神经病啦!我啥时给你发过短信?昨天给你电话,也是说让你来州城,一手交钱一手放人……”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意识到什么,突然挂断了电话。
此时,在电脑屏前监视追踪的干警,举起O型手式道:“查到了。在州城学院街财干校附近的一栋房里。”说着,将屏上的画面放大,直到画面上出现一间店面,店招牌上写着“福源宾馆”,说:“就是这里。信号来自福源宾馆。”
丁少伟立即拨通州城警方杨探长的电话:“杨探长,目标在福源宾馆。”
“我们追踪到的也是福源宾馆。放心吧,我们的人已经出发了。目标跑不掉的。”电话那头说道。

(四)
二十多分钟后,州城传来消息,犯罪嫌疑人已抓获,一男一女;经初步审问,被绑者已被杀害。州城警方希望立即将犯罪嫌疑人押返案发地。
柴倩听说刘川已被杀害,痛不欲生,当场便晕了过去。
丁少伟忙派干警去州城押解犯罪嫌疑人。案情告一段落,便从别墅撤回了警局。
当天上午,犯罪嫌疑人就被押解了回来。丁少伟立即进行了审问。
犯罪嫌疑人一男一女。男的叫黄天明, 0岁;女的叫杜小君,2 岁。两人原籍都是东北那旮瘩的人。杜小君12岁时,父母离异,双方都不愿供养杜小君。杜小君便在父母相互推诿中度过了难熬的两年。初中毕业后,杜小君决定不再读书,开始踏入社会与一些街头混混搅在一起。当时,黄天明是这伙混混中的头,圈子里来了个姑娘,自然是头的菜。杜小君跟了黄天明后,整天靠干些带领一帮小兄弟去收取小商小贩的保护费、替人收债追债、偷鸡摸狗等营生维持生计。三年前,杜小君满20岁,谁也没想到一个女混混会出落得貌若天仙、美艳动人。黄天明带着杜小君到社会上四处炫耀的同时,不少混混对杜小君的美貌也无不垂涎三尺。一天,黄天明带着杜小君去给另一伙兄弟的大哥祝生日,酒席间,大哥企图以酒装疯调戏杜小君。黄天明一怒之下,将大哥砍了个半死,眼见活不成了,急忙拉着杜小君逃了。
为了躲避小兄弟们的追杀,黄天明带着杜小君逃到了本市。来到一个新的城市,没有了小混混的前呼后拥,黄天明感到很不适应,便开始以吸毒来麻痹自己;久而久之,不但黄天明上了瘾,杜小君也跟着上了瘾。吸食毒品,需要大量资金,两人身上的积蓄很快就挥霍一空,连房租都付不出来。为了生存,杜小君便应聘到一家高档会所做红酒推销。在那花天酒地的世界里,杜小君发现前去消费的几乎都是身缠万贯的大老板。便想自己辛辛苦苦推销一瓶酒也挣不了几个钱,不如傍上个大款,有吃有喝,还能得到不少好处。杜小君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黄天明,黄天明一听,竟然满口同意。于是,杜小君便开始刻意寻找委身的对象。刘川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杜小君面前。杜小君从看到刘川的那一刻起,就认定刘川是个有钱的主;便想方设法接近刘川。果然,刘川很快被杜小君的美貌所吸引,再加杜小君故作清纯、柔情万种,迷得刘川神魂颠倒。刘川立即为杜小君租了房,过起了金屋藏娇的神仙生活。

共 110 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一个案中案的绑架案,让人深思。小说情节并不复杂,刘川被情妇绑架,为的是勒索更多的钱供情妇挥霍。但情妇害怕事情败露,便和同伙将刘川杀害。刘川的爱人柴倩按照绑匪的要求准备好赎金交了出去,却不料半路被人劫走。在警察缜密的调查下,将绑架者抓获,并通过蛛丝马迹将劫走赎金的罪犯也抓获了,牵扯出的案中案也告破。小说给人的启示很多,做人必须要有家的观念,一味的放纵只能走上不归路,小说最后一节总结得很好,让人感受很多,增加了对社会对人性的认知,增加了防范之心。小说构思精巧、人物语言动作到位,引人深思。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9081 】
1 楼 文友: 201 -09-07 11:48:51 人的贪欲过多,必然走上毁灭自己的道路。
小说可悲的人物,让人叹息。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2 楼 文友: 201 -09-07 11:49:20 问好老朋友。
感谢支持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9-07 12:4 : 6 不用客气。也谢谢辛苦的编辑。
 楼 文友: 201 -09-08 10: :20 我还以为是刘川没死,一切都是他干的呢
回复  楼 文友: 201 -09-08 1 :02: 5 呵呵,可以考虑另一种结局,或者......
4 楼 文友: 201 -09-08 17:15:20 小说构思奇巧,语言清新,故事耐人寻味。
欣赏来迟,问好古月老师!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9-08 19:2 :05 谢谢。远握致安。
5 楼 文友: 2014-01-1 09:51:5 故事似乎有点老套,但带出的案中案却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小说最后一个部分似乎不必要。直言,请见谅!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灯盏生脉胶囊效果怎样
孕妇钙片有哪些牌子
沧州治疗癫痫病费用